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生命逃亡》

生命逃亡2.0

类型:国产剧 国产  中国大陆  2001 

主演:林康 于小慧 莫少聪 李婉华 丁军 

导演:内详 

剧情简介

《生命逃亡》 - 生命逃亡游戏手机下载风华房地产公司财务部总监苏野美神秘失踪,与此同时,该公司因为尔债而被债权方熊斗推上法庭,总经理邵青云拒不出庭,并离家出走消息沓无,风华公司败诉,法院怀疑邵青云与苏野美有共同诈骗罪嫌疑而下了逮捕令,将闻风而逃的邵青云在机场抓住。邵青云的妻子夏飞雪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与苏野美同流合污,与暗暗深爱自己的风华公司律师马长辉决定去苏野美的老家广州寻找其踪迹。然而他们却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另一个神秘人物的视线中。而熊斗的被杀,更令有杀人嫌疑的夏飞雪在警方的追踪中,无处可藏。夏飞雪想抓住逃匿的苏野美,证明自己最亲者的无罪!然而,她大错特错!当她义无返顾地要求寻找苏野美,在经历了可怕的爱子被绑架事件,可叹的年轻刑警为了解救自己献出生命。可敬的伙伴身患绝症而一路同行——等等之后,她的证明得出了结果她惊呆了,她的行动迫使要被她证明清白的对象作出了一个个凶狠的反击!

人狼大战电影演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为了生命逃亡啊,主角最后跑不掉就同归于尽啊



求名家的现代诗

行走 暗夜 星光并不温柔 一个人低头 风中行走 黑色帽沿 遮住双眸 凝固着哀愁 任眼泪流或不流 偶尔与人 擦身而过 没有谁会 稍做回首 是否 这样不停行走 就能抵达传说中那 清洗伤的渡口 ----------------------------------------------------------------------------------------------------------------- --年轻的思绪 汪国真 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一切, 都在意料之中 --------------------------------------------------------------------------------------------------------------- 荷 淡淡的香,淡淡的情 淡淡的雅致 淡淡的荷 爱你的淡,爱你的雅 爱你的出淤泥而不染 采朵放在池前 淡淡的芳香引来蝶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 问此诗,赞此荷 无物能比暗香来 悄悄来 悄然去 风儿带走你的醉人 雨儿迎来你的清爽 风雨是你的伴侣 你是梦的天使 你的清,你的静 我醉 我迷 哦 荷…… ------------------------------------------------------------------------------------------------------------------- 剪不断的情愫 原想这一次远游 就能忘记你秀美的双眸 就能剪断 丝丝缕缕的情愫 和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谁曾想 到头来 山河依旧 爱也依旧 你的身影 刚在身后 又到前头 是否 是否 你已把我遗忘 不然为何 杳无音信 天各一方 是否 你已把我珍藏 不然为何 微笑总在装饰我的梦 留下绮丽的幻想 是否 我们有缘 只是源头水尾 难以相见 是否 我们无缘 岁月留给我的将是 愁绪萦怀 寸断肝肠 ------------------------------------------------------------------------------------------------------------------- 假如你不够快乐 假如你不够快乐 也不要把眉头深锁 人生本来短暂 为什么 还要栽培苦涩 打开尘封的门窗 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 走向生命的原野 让风儿熨平前额 博大可以稀释忧愁 深色能够覆盖浅色 ------------------------------------------------------------------------------------------------------------------- 也许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前程如朝霞般绚烂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成功如灯火般辉煌 也许,只能是这样 攀援却达不到峰顶 也许,只能是这样 奔流却掀不起波浪 也许,我们能给予你的 只有一颗 饱经沧桑的心 和满脸风霜 ------------------------------------------------------------------------------------------------------------------- 我不期望回报 给予你了 我便不期望回报 如果付出 就是为了 有一天索取 那么,我将变得多么渺小 如果,你是湖水 我乐意是堤岸环绕 如果,你是山岭 我乐意是装点你姿容的青草 人,不一定能使自己伟大 但一定可以 幻中之邂逅 太阳落了,责任闭了眼睛, 屋里朦胧的黑暗凄酸的寂静, 钩动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感情, ——快乐和悲哀之间底黄昏。 仿佛一簇白云,蒙蒙漠漠, 拥着一只素氅朱冠的仙鹤—— 在方才淌进的月光里浸着, 那娉婷的模样就是他么? 我们都还没吐出一丝儿声响, 我刚才无心地碰着他的衣裳, 许多的秘密,便同奔川一样, 从这摩触中不歇地冲洄来往。 忽地里我想要问他到底是谁, 推起头来……月在哪里?人在哪里? 从此狰狞的黑暗,咆哮的静寂, 便扰得我辗转空床,通夜无睡。 -------------------------------------------------------------------------------- 死 啊!我的灵魂底灵魂! 我的生命底生命, 我一生底失败,一生底亏欠, 如今要都在你身上补足追偿, 但是我有什么 可以求于你的呢? 让我淹死在你眼睛底汪波里! 让我烧死在你心房底熔炉里! 让我醉死在你音乐底琼醪里! 让我闷死在你呼吸底馥郁里! 不然,就让你的尊严羞死我! 让你的酷冷冻死我! 认你那无情的牙齿咬死我! 让那寡恩的毒剑螫死我! 你若赏给我快乐, 我就快乐死了; 你若赐给我痛苦, 我也痛苦死了; 死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死是我对你无上的贡献。 -------------------------------------------------------------------------------- 孤雁 不幸的失群的孤客! 谁教你抛弃了旧侣, 拆散了阵字, 流落到这水国底绝塞, 拼若寸磔的愁肠, 泣诉那无边的酸楚? 啊!从那浮云底密幕里, 进出这样的哀音; 这样的痛苦!这样的热情! 孤寂的流落者! 不须叫喊得哟! 你那沉细的音波, 在这大海底惊雷里, 还不值得那涛头上 溅落的一粒浮沤呢! 可怜的孤魂啊! 更不须向天回首了。 天是一个无涯的秘密, 一幅蓝色的谜语, 太难了,不是你能猜破的。 也不须向海低头了。 这辱骂高天的恶汉, 他的咸卤的唾沫 不要渍湿了你的翅膀, 粘滞了你的行程! 流落的孤禽啊! 到底飞住哪里去呢? 那太平洋底彼岸, 可知道究竟有些什么? 啊!那里是苍鹰底领土—— 那鸷悍的霸王啊! 他的锐利的指爪, 已撕破了自然底面目, 建筑起财力底窝巢。 那里只有钢筋铁骨的机械, 喝醉了弱者底鲜血, 吐出些罪恶底黑烟, 涂污我太空,闭熄了日月, 教称飞来不知方向, 息去又没地藏身啊! 流落的失群者啊! 到底要往哪里去? 随阳的鸟啊! 光明底追逐者啊! 不信那腥臊的屠场, 黑黯的烟灶. 竟能吸引你的踪迹! 妇来罢,失路的游魂! 归来参加你的伴侣, 补足他们的阵列! 他们正引着颈望你呢。 归来偃卧在霜染的芦林里, 那里有校猎的西风, 将茸毛似的芦花, 铺就了你的的床褥 来温暖起你的甜梦。 归来浮游在温柔的港溆里, 那里方是你的浴盆。 归来徘徊在浪舐的平沙上 趁着溶银的月色, 婆婆着戏弄你的幽影。 归来罢,流落的孤禽! 与其尽在这水国底绝塞, 拼着寸磔的愁肠, 泣诉那无边的酸楚, 不如擢翅回身归去罢! 啊!但是这不由分说的狂飙 挟着我不息地前进; 我脚上又带着了一封信, 我怎能抛却我的使命, 由着我的心性 回身擢翅归去来呢? -------------------------------------------------------------------------------- 火柴 这些都是君王底 樱桃艳嘴的小歌童: 有的唱出一颗灿烂的明星, 唱不出的,都拆成两片枯骨。 -------------------------------------------------------------------------------- 玄思 在黄昏底沉默里, 从我这荒凉的脑子里, 常迸出些古怪的思想, 不伦不类的思想; 仿佛从一座古寺前的 尘封雨渍的钟楼里, 飞出一阵猜怯的蝙蝠, 非禽非兽的小怪物。 同野心的蝙蝠一样, 我的思想不肯只爬在地上, 却老在天空里兜圈子, 圆的,扁的,种种的圈子。 我这荒凉的脑子 在黄昏底沉默里, 常迸出些古怪的思想, 仿佛同些蝙蝠一样。 -------------------------------------------------------------------------------- 太阳吟 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 又逼走了游子底一出还乡梦, 又加他十二个时辰的九曲回肠! 太阳啊,火一样烧着的太阳! 烘干了小草尖头底露水, 可烘得干游子底冷泪盈眶? 太阳啊,六龙骖驾的太阳! 省得我受这一天天的缓刑, 就把五年当一天跑完那又何妨? 太阳啊——神速的金乌——太阳! 让我骑着你每日绕行地球一周, 也便能天天望见一次家乡! 太阳啊,楼角新升的太阳! 不是刚从我们东方来的吗? 我的家乡此刻可都依然无恙? 太阳啊,我家乡来的太阳! 北京城里底官柳裹上一身秋了吧? 唉!我也憔悴的同深秋一样! 太阳啊,奔波不息的太阳! ——你也好像无家可归似的呢。 啊!你我的身世一样地不堪设想! 太阳啊,自强不息的太阳! 大宇宙许就是你的家乡吧。 可能指示我我底家乡的方向? 太阳啊,这不像我的山川,太阳! 这里的风云另带一般颜色, 这里鸟儿唱的调子格外凄凉。 太阳啊,生命之火底太阳! 但是谁不知你是球东半底情热, ——同时又是球西半的智光? 太阳啊,也是我家乡底太阳! 此刻我回不了我往日的家乡, 便认你为家乡也还得失相偿。 太阳啊,慈光普照的太阳! 往后我看见你时,就当回家一次; 我的家乡不在地下乃在天上! -------------------------------------------------------------------------------- 烂果 我的肉早被黑虫子咬烂了。 我睡在冷辣的青苔上, 索性让烂的越加烂了, 只等烂穿了我的核甲, 烂破了我的监牢, 我的幽闭的灵魂 便穿着豆绿的背心, 笑迷迷地要跳出来了! 以上选自《红烛》 -------------------------------------------------------------------------------- 渔阳曲 白日底光芒照射着朱梦, 丹墀上默跪看双双的桐影。 宴饮的宾客坐满了西厢, 高堂上虎踞着他们的主人, 高宣上虎踞着威严的主人。 丁东,丁东, 沉默弥漫了堂中, 又一个鼓手, 在堂前奏弄, 这鼓声与众不同。 丁东,丁东, 听!你可听得懂? 听!你可听得懂? 银琖玉碟——尝不遍燕脯龙肝, 鸬鹚杓子泻着美酒如泉, 杯盘的交响闹成铿锵一片, 笑容堆皱在主人底满脸—— 啊,笑容堆皱了主人底满脸。 丁东,丁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它清如鹤泪, 它细似吟蛩, 这鼓声与众不同。 丁东,丁东, 听!你可听得懂? 听!你可听得懂? 你看这鼓手他不象是凡夫, 他儒冠儒服,定然腹有诗书, 他宜乎调度着更幽雅的音乐, 粗笨的鼓捶不是他的工具, 这双鼓捶不是这手中的工具! 丁东,丁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象寒泉注淌, 象雨打梧桐; 这鼓声与众不同。 丁东,丁东, 听!你可听得懂? 听!你可听得懂? 你看他在庭前绕着一道长弧线, 然后徐徐地步上了阶梯, 一步一声鼓,越打越酣然—— 啊,声声的垒鼓,越打越酣然。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陡然成急切, 忽又变成沉雄;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不同,与众不同, 不同,与众不同。 坎坎的鼓声震动了屋宇, 他走上了高堂,便张目四顾, 他看见满堂缩瑟的猪羊, 当中是一只磨牙的老虎。 他偏要撩一撩这只老虎。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这不是颂德, 也不是歌功;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不同,与众不同! 不同,与众不同! 他大步地跨向主人底席旁, 却被一个班吏匆忙地阻挡; “无礼的奴才!”这班吏吼道, “你怎么不穿上号衣,就往前瞎闯? 你没有穿号衣,就往这儿瞎闯?”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分明是咒诅, 显然是嘲弄;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听!你可听得懂? 听!你可听得懂? 他领过了号衣,靠近栏杆, 次第的脱了皂帽,解了青衫, 忽地满堂的目珠都不敢直视, 仿佛看见猛烈的光芒一般, 仿佛他身上射出金光一般。 叮东,叮东, 这鼓手与众不同; 他赤身露体, 他声色不动, 这鼓手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真个与众不同! 真个与众不同! 满堂是恐怖,满堂是惊讶, 满堂寂寞——日影在石栏杆下; 飞走了翩翩一只穿花蝶, 洒落了疏疏几点木犀花, 庭中洒下了几点木犀花。 叮东, 叮东, 这鼓手与众不同—— 莫不是酒醉? 莫不是癫疯? 这鼓手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定当与众不同! 定当与众不同! 苍黄的号挂露出一只赤臂, 头颅上高架着一顶银盔—— 他如今换上了全副装束, 如今他才是一个知礼的奴才, 如今他才是一个知礼的奴才。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象狂涛打岸, 象霹雳腾空;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不同,与众不同! 不同,与众不同! 他在主人的席前左右徘徊, 鼓声愈渐激昂,越加慷慨, 主人停了玉杯,住丁象箸, 主人的面色早已变作死灰, 啊,主人的面色为何变作灭灰?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擂得你胆寒. 挝得你发耸;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不同,与众不同! 不同,与众不同! 猖狂的鼓声在庭中嘶吼, 主人的羞恼哽塞咽喉, 主人将唤起威风,呕出怒火, 谁知又一阵鼓声扑上心头, 把他的怒火扑灭在心头。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象鱼龙走峡, 象兵甲交锋; 这鼓声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不同,与众不同! 不同,与众不同! 堂下的鼓声忽地笑个不止, 堂上的主人只是坐着发痴; 洋洋的笑声洒落在四筵, 鼓声笑破了奸雄的胆子一 鼓声又笑破了主人的胆子! 叮东,叮东, 这鼓声与众不同—— 席上的主人, 一动也不动; 这鼓手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定当与众不同! 定当与众不同! 白日的残辉绕过了雕楹, 丹墀上没有了双双的桐影。 无聊的宾客坐满了西厢, 高堂上呆坐着他们的主人, 高堂上坐着丧气的主人。 叮东,叮东, 这鼓手与众不同—— 惩斥了国贼, 庭辱了枭雄, 这鼓手与众不同。 叮东,叮东, 真个与众不同! 真个与众不同! 原载1925年3月10日《小说月报》第16卷第3号 -------------------------------------------------------------------------------- 口供 我不骗你,我不是什么诗人, 纵然我爱的是白石的坚贞, 青松和大海,鸦背驮著夕阳, 黄昏里织满了蝙蝠的翅膀。 你知道我爱英雄,还爱高山, 我爱一幅国旗在风中招展, 自从鹅黄到古铜色的菊花。 记著我的粮食是一壶苦茶! 可是还有一个我,你怕不怕—— 苍蝇似的思想,垃圾桶里爬。 --------------------------------------------------------------------------------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在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 静夜 这灯光,这灯光漂白了的四壁; 这贤良的桌椅,朋友似的亲密; 这古书的纸香一阵阵的袭来; 要好的茶杯贞女一般的洁白; 受哺的小儿唼呷在母亲怀里, 鼾声报道我大儿康健的消息…… 这神秘的静夜,这浑圆的和平, 我喉咙里颤动着感谢的歌声。 但是歌声马上又变成了诅咒, 静夜!我不能,不能受你的贿赂。 谁希罕你这墙内尺方的和平! 我的世界还有更辽阔的边境。 这四墙既隔不断战争的喧嚣, 你有什么方法禁止我的心跳? 最好是让这口里塞满了沙泥, 如其他只会唱着个人的休戚! 最好是让这头颅给田鼠掘洞, 让这一团血肉也去喂着尸虫; 如果只是为了一杯酒,一本诗, 静夜里钟摆摇来的一片闲适, 就听不见了你们四邻的呻吟, 看不见寡妇孤儿抖颤的身影, 战壕里的痉挛,疯人咬着病榻, 和各种惨剧在生活的磨子下。 幸福!我如今不能受你的私贿, 我的世界不在这尺方的墙内。 听!又是一阵炮声,死神在咆哮。 静夜!你如何能禁止我的心跳? -------------------------------------------------------------------------------- 发现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我来了,因为我听见你叫我; 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火, 我来了,不知道是一场空喜。 我会见的是噩梦,那里是你? 那是恐怖,是噩梦挂着悬崖, 那不是你,那不是我的心爱! 我追问青天,逼迫八面的风, 我问,(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 总问不出消息;我哭着叫你, 呕出一颗心来,——在我心里! -------------------------------------------------------------------------------- 祈祷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启示我,如何把记忆抱紧; 请告诉我这民族的伟大, 轻轻的告诉我,不要喧哗!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谁的心里有尧舜的心, 谁的血是荆轲聂政的血, 谁是神农黄帝的遗孽。 告诉我那智慧来得离奇, 说是河马献来的馈礼; 还告诉我这歌声的节奏, 原是九苞凤凰的传授。 请告诉我戈壁的沉默, 和五岳的庄严?又告诉我 泰山的石溜还滴着忍耐, 大江黄河又流着和谐? 再告诉我,那一滴清泪 是孔子吊唁死麟的伤悲? 那狂笑也得告诉我才好,—— 庄周,淳于髡,东方朔的笑。 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 启示我,如何把记忆抱紧; 请告诉我这民族的伟大, 轻轻的告诉我,不要喧哗! -------------------------------------------------------------------------------- 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叫我今天怎样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使自己崇高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