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大降价!!百利通 NAATI + PY 低至冰点!只需 8XXX!!
topessay 论文辅导,高分保证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新城国际 最专业的留学移民机构
驾照翻译 留学移民文书翻译 natti认证
堪培拉专业代写
情感咨询 分手挽留 离婚挽回
查看: 515|回复: 2

[国际] 猫眼社评 七警案只是表象,香港司法治权仍没回归才是关键!

[复制链接]

716

主题

75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21037

终身成就奖优秀斑竹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笔下生花心系祖国

发表于 2017-2-22 21: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堪村移民中介 口碑最好
    香港何时拨开乌云见青天?!
  特约评论员 蕭十一狼
  香港七警案引发很多争议和评论,包括中国人民大学比较政治研究所所长杨光斌将判决定性为「司法专政」,称香港不应成为中国的「法律飞地」。旅居新加坡的中国学者郑永年称其为「香港法治体系政治化」等,但笔者认为很多评论都不够一针见血,均没抓住问题的关键。笔者认为需要跳出“七警案”本身看因果,故本文不谈七警案的细节(网上也很多,这里不赘述),谈谈七警案引发的“司法管治权”的问题----“治权”失落才是“七警案”乃至香港近年动荡的主要根源。不解决这个肇因,就算“七警案”最终判无罪(就算终审机会也不大),后面依然还会有“八警案”,“十警案”等等发生。只有彻底治理香港司法界的怪象,斩草除根,才能杜绝类似“七警案”的再次发生。  可以说,从97年香港主权回归至今,司法管辖权仍掌握在英国手中:“七警案”实质是英国司法力量(代理人)“隔山打牛”判中国人“有罪”的典型案例,是香港司法治权没有回归的结果;占中乱港分子以及幕后主脑,大金主至今逍遥法外,实质是英国司法力量(代理人)“隔山打牛”操控香港的证明,是香港司法治权没有回归的结果!
  香港1997年回归祖国,毫无接收国家主权经验且善良的中国人,都以为主权回归了,大家满心欢喜。殊不知,英国殖民势力早就狡猾地进行布局,领土主权,外交主权这些看得着的权力是移交了,但内部司法治权等看不着的隐性权力却仍牢牢掌握在手里,准确说是掌握在英国法律体系训练出来的代理人手里。这些代理人为香港的反华势力保驾护航。由于中央政府并没实现“治权”的百分百回收,从这点来说,香港并没百分百回归!
  据香港法院官方网站公布的法官名单,从名字上看(不知为何不敢公开国籍),地位最高的终审法院(Court of Final Appeal)中,22位法官有18位是欧洲姓氏,次一级的高等法院(High Court),35位法官中也有13位是欧洲姓氏。笔者呼吁香港法院必须公开所有法官的国籍!本次审理“七警案”的英国人杜大卫,就是属于香港的区域法院,资料介绍,区域法院是香港次于高等法院的原讼法院,香港回归前称为地方法院,具有限的刑事及民事司法管辖权,区域法院的上诉案件会转至高等法院的上诉法庭。高等法院是香港司法机构的一个法院,由两部分组成:原讼法庭和上诉法庭。原讼法庭是香港最高级的原讼法院,有无限的司法管辖权(国家行为除外)。但从组成人员来看,不管是终审法院,还是区域法院,大部分均是外国人。“七警案”就算上诉,在高等法院依然面对的是外国人,胜诉机会渺茫。
  以上数据,让香港法院“荣膺”世界上最国际化的本地法院之称——外国法官比例最高、本国法官比例最低。法治法治,这成为“外国人治港”的证据。十分可悲!不用说,它的“独立性”肯定“完美无缺”了,而这种所谓“独立性”,更多是体现西方殖民利益,天然具有对中央政府利益的排他性。可笑的是这些外国法官一边领取特区政府高薪,一边与特区政府打擂台。“七警案”表明,这些外国法官,没有多少是真心实意为中国为香港办事的。
       有人做过比喻,指从形式上属于中国司法机构、最高审判官由中国人担任、但在很大程度上由外国人操控的特点来看,香港法院与1931年中国收回法权前的上海租界会审公廨、上海临时法院多少有些相似,但笔者必须指出的是,当前香港司法可能连昔日清朝末年的香港司法都不如,资料显示,1833年8月英国率先在广州成立英国驻华司法院,由英国驻华商务总监兼任法官,直至1844年,由伦敦派一名司法官接掌,司法官到埠后当局公布高等法院条例,废止军法,改组英国驻华司法院交由司法官主持,同时声明辖区中国居民刑事诉讼可依《大清律例》加以审理,香港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此年正式成立,为香港最高级法院,但并非终审机构(英殖民时期香港的终审机构为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以上历史资料可见,当时香港的司法管辖虽然由英国人负责,但《大清律例》在香港依然得到应用,反观现今香港,英国殖民司法势力完全拒绝中国内地法律,如《反分裂国家法》等无法在港应用,23条立法更被莫名其妙地拒之门外,国家不能在自己的领土推行国家安全法,荒天下之大谬!这香港司法不能不说是历史的倒退。笔者可以认为,香港当前的司法现状,终审权基本掌握在外国人手中的怪象与昔日的租界并没多大差别,这1997年回归后依然存在的怪象,十分令人反感和不安。
  本来,1997后,香港就应进入基本法规定的“港人治港”新时代,什么是“港人治港”?就是中国的香港人治理中国的香港,简称“港人治港”。殊不知,“七警案”爆出一个惊人事实,原来香港行政特区从来就不是“港人治港”,在十分重要的司法管治一线上,涉及社会安稳的基石上,一直是外国人(以英国籍为主)主导香港行政特区的法治。你说若外国人真心实意为香港服务倒无话可讲,但偏偏外国人怀着大英帝国这个昔日殖民宗主国的利益,干着损港乱港的勾当。
  回到今天,领土主权,外交主权,军事主权等虽然掌握在中央政府手里,但司法治权却不是。想起内地有人一直呼吁“司法独立”,真是居心叵测,“七警案”就表明,所谓“司法独立”在现实世界是不存在的,主导香港司法的外国人,代表的是外国利益,并以“司法独立”为名构建“独立王国”,行分裂之实,其最大优势就是给爱国爱港者定罪,给反中乱港者脱罪。这正是“司法独立”的恶果。事实表明,占中发生两年多以来,律政司仍迟迟不起诉占中搞手,面对社会持续不断地严惩占中搞手的呼声置之不理,却对处理占中事件的七警“从快从严”审理,二种“待遇”截然不同,盲人都能看出外国势力主导的香港司法系统的偏颇立场,殊不知对香港法治有着重大负面影响。笔者毫不夸张地说,香港司法系统,对大是大非的审理,已经瘫痪!
  当前,香港的“外国人治港”实情,实质上已经是破坏了“一国二制”,根本违反了“港人治港”这一基本法宗旨。 七警案的判决是对一国二制的伤害。道理很简单,英国法官判香港执法者入狱,必然打击执法队伍士气,助长乱港势力,判决的结果,最终成酿造香港继续动乱之因。这个现状不解决,再搞“七一”庆回归没有太大意义,也成一个笑话;这个现状不解决,香港都不算真正意义的回归!笔者认为,只有司法权乃至政府各部门,全部掌握在单一持有香港特区护照(双国籍不算)的香港人手中,香港从法律上才算是100%回归。治权才算彻底收回!因此,厘清香港的“治权”究竟掌握在谁人手中,清算,清退外国人出所有管治系统,必须是新一届特区政府的新任务!这里,笔者再次提醒,基本法规定“港人治港”,因此外国人是不能在管治之队伍的,例如俄罗斯人不可能跑去美国的法院当法官吧。
  江泽民在香港主权移交仪式上说:「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执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为什么法律不变要加上「基本」二字?这其实已经为中央政府履行主权职责留下了管治空间。有人指容许外国人任职香港司法系统是基本法的失误(主要指没有国籍规定),笔者认为,虽然基本法没有法官及司法系统的国籍规定,但大家别忘了,基本法开宗明义就指出“港人治港”,这四个大字是基本法的大前提,其实已经对国籍做了规定,笔者建议人大对此释法!“外国人治港”显然是有违基本法的,基本法的法官任命部分表面上没有作出国籍限制,而一众外国人以为这是基本法“空子”,“合法”转“空子”转了20年,却有意无意间,“忘记”了基本法最基本的纲要即“港人治港”,试问,你不是香港人,有何资格管治香港?就算江泽民的讲话不算法律文件,不能作为修正基本法的理由,但“港人治港”这一基本法全世界都认可的吧!可从没人说可以“外国人治港”!
  早前香港立法会爆出的青年新政二个“短命议员”辱华事件,人大没等香港法院判决就急忙释法,指辱华议员违基本法没有担任议员资格,怕的就是英国代理人(法官)后来的判决对祖国及香港不利,现在看,这对香港司法治权掌握在外国人手里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现在担心已成事实。笔者可以说,若非人大释法,香港法官的判决肯定会保留梁游二人的议员资格;可以说,七警案的判决,已经引起中央政府对香港司法系统的信任危机。
  故此,“七警案”还牵扯出一个“司法安全”的大问题。由于英国殖民势力的依然存在,美欧等势力的干涉,从回归20年的2017年算起,到2047年为止,若无法清除这些域外势力在香港的负面存在,香港的政治风浪将会更加波涛汹涌,而且更富有大国角力的国际背景,局势发展甚至已非港人自己所能左右。北京将香港视为可信赖的国家金融、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但动荡不安、波谲云诡的政治局势,中央可能会自问:没有政治安全,没有司法安全的话,经济安全,金融安全又何从谈起?其实,早在2014年,北京临时取消APEC财长会议在香港举行的计划,正是在当时(及至现在)香港各种势力猖狂酝酿“占中”的背景下取消的。取消一场会议事小,但日后若取消各种金融建设计划就事大了。最终受损的是香港及香港人。亚洲哪一个金融中心不能取代香港?
  2月17日,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在主持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时说“要突出抓好政治安全、经济安全、国土安全、社会安全、网络安全等各方面安全工作”。可见,做为中国一部分的香港,当前遇到的就是“政治安全”大问题。香港泛民主张新一任特首要“休养生息”,笑话,治权都没回归,何来“休养生息”?泛民的“休养生息”是为了让反华反港势力喘口气,有时间重新制订乱港图谋,避免清理“占中”余毒,日后卷土重来?
  一国二制下,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法律体系,中央对港政策的诸多的担心和疑虑可能又多了一项──司法安全。笔者还是多年前的那句话,“五十年不变”不等于“五十年不管”,“高度自治”不等于“完全自治”。由于司法管治权并没回归,中央政府须在今年调整有关政策,实现香港真正回归,时间最好在十九大召开前。外国法官一天不清理,香港难有安宁!
  笔者建议代表们趁三月二会,提交收回香港司法管治权的提案和人大对担任法官国籍的释法提案。真正实现香港主权,治权的回归!
       英国人杜大卫说“七警”让香港在国际上“蒙羞”(杜法官也不看看美国警察如何执法),笔者却说,英国法官践踏基本法才是让“法治”蒙羞!早在1月18日,熊猫时报猫眼社评就撰文《特首之争已经变为国际争夺香港治权之争》,本次“七警案”再次给各界敲响警钟,除了特首之争,司法之争肯定在所难免!
  (2017.2.22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8 B: i) d0 ]9 q2 a/ @! I. ]" j6 R- ^6 u" ~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魅力 +1 收起 理由
chnaus.com + 10 + 1

查看全部评分

中澳网【商机版块】发布了http://www.chnaus.com/forum-business-1.html
澳大利亚百利通诚聘校园大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情感咨询 分手挽回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帮助|中澳网  

GMT+10, 2017-10-20 12:39 AM , Processed in 0.205784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